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娇妻们的地狱大幕
娇妻们的地狱大幕

娇妻们的地狱大幕

时间过去了大概一个月星期,我也从那几天的疯狂中暂时冷静了下来,和菲儿与小若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至少从表面上是这样。-
  彼此间都尽量不去碰触那几天的经历,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从电视上知道,知名的房地产开放商周靖平在几天前突然昏厥在某酒店别墅内,送到医院抢救后醒来后居然记忆全无。-
  本来我还有些担心警察会不会顺着银行转账记录来找到我们,不过看来是多余的,周靖平本人似乎并没有报警,也没有要追究什么的意思,倒是小若和菲儿并没有什么感到惊讶的,觉得这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从周靖平那吸收来的魔法能所转化的灵能异常的充足,足足一个星期,小若和菲儿无论谁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要去外面寻找灵能的要求,这让我稍稍安心了一点,起码心中深处的伤处不必这么快就被挑开。-
  大概是为了安慰我,菲儿和小若也尽量不在我面前争风吃醋,可能不想在烦我了吧,反而都尽量用她们独有的温柔在床上尽可能地让我品味两个大美女各自的温存,比如现在小若这样。-
  「唔……」-
  小若白皙的俏脸在我的双腿间上下起伏,菲儿出去买菜了,一个安静的十月份的早晨,天气有些凉了,躲在刚刚睡醒的被窝里,我惬意的玩弄着小若的金发,享受着娇妻的口唇服务。
-  肉棒已经膨胀到七七八八的硬度,直插在小若温柔的口腔里,我闭着眼睛缓缓地向上挺动着肉棒,体会着小若咽喉处紧窄的裹夹,小腹上不时的被初恋情人火热的鼻息喷到,痒痒的。
-  娇嫩的美唇裹住肉棒的根部,灵巧的舌头卷住棒身,小若是不是的一个深喉刺激着我的情欲迸发。让不禁叹出了微微的舒爽。-
  双手开始情不自禁的摁住小若的俏首,肉棒开始用力的向上顶去,一时间我忘记了娇妻的感受,遵循着欲望的导引,小腹开始不住的带动肉棒冲击着小若紧窄的食道,惹得胯下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嗯……哦……嗯……」-
  被这暧昧的呻吟声刺激的愈发兴奋,我加速的带着几分粗暴,不停地在小若的小嘴里抽插着,忽然紧紧一插,让肉棒闯入一个异常紧窄的地方,感受着食道被动的蠕动包裹,肉棒紧跳了几下,将一股股的浓精射入了小若的喉管内。-
  大概是来势太过突然,小若忍不住开始呛咳起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做得有些过分,赶紧拔出肉棒,不像清晨的存货颇多,还剩下几股残精没有喷射干净,便尽数的被我射在了小若的粉脸上,散落在粉腮秀鼻之间,有几滴还粘到红唇之上,红白相间,透满了淫靡。
-  小若恢复了好一会才将呼吸顺平,大眼睛娇嗔的望了一眼,撒娇般的打了一下我刚刚发泄完毕的肉棒「哼,老公坏死了,就知道用肉棒欺负我,刚才差点被老公憋死」知道自己刚才的无脑,此时我只能讪笑着看着娇妻撅起小嘴的媚态,用小若的诱人的美貌当做作料,尽情的体会这个宁静的早晨带给我的温柔佳肴。-
  望着眼前小若的羞涩媚态,不知为何我忽然又想起小若那几天在周靖平跨上被淫虐的淫乱场景,该死,明明打定主意把那几天的经历忘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妻妾们的一笑一颦,我却总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伴随着心理隐隐的疼。
-  大概是看出我脸上的阴翳,小若原本明亮的眸子忽然黯淡下去不少,不过还是强颜欢笑一下子将喷香的身子扑过来拥住我趴在我耳边轻轻说到「老公,别在想了,有我在你身边呢」小若的轻唤稍微拉近了我的意识,搂进了怀里的娇躯,我点点头,轻轻地吻住了小若雪白的侧颜。……-
  老公的嘴巴贴在了我的脸上,心理荡起了小小的甜蜜,嘻嘻,高中的时候就偷偷这么亲过我,果然这么多年了,陈方还是没有变,这还是我的陈方。-
  可惜,如果不是柳妃菲那个贱人,陈方不仅是我的,而且还「仅仅」属于我。
-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和魔神大人约定好了,用灵能这种把戏来骗柳妃菲那个贱人不停地去卖,哼哼,看老公现在这样,要不了多久,柳妃菲就会被老公彻底厌恶了吧,只是可怜老公,被那个小荡妇折磨的,这几天似乎憔悴了不少。-
  说起来柳妃菲说要去寻找灵能,也不知找的怎么样了?该不该告诉老公呢?-
  还是说…………
-  「小若,小若?」
-  我喊了好几遍她的名字,小若这才反应过来,抬眼送给了我一个媚笑。-
  「小若,怎么了?恍恍惚惚的,都叫你好几遍了」「没……没什么……」-
  看着小若有些心虚的低下俏首,我一阵狐疑,小若刚才在想什么呢?不过我也不想纠缠在这种问题上,随口问道「对了,菲儿哪去了?」
-  「啊……菲儿姐姐……」-
  「她干什么去了?今天起来就没看到她啊」「菲儿姐姐去做头发了吧,前段时间家里条件不太好,所以菲儿姐姐一直没有去美容院,说起来菲儿姐姐因为一直呆在异界,所以对这个世界的美容院很感兴趣呢。」-
  看着小若漂亮的眼瞳散着天真的气息,我只是勉强的笑了笑,心理却对菲儿一阵不悦,经历了好几天炼狱般的磨难,菲儿居然像没事人一样拿着用耻辱换来的金钱去美容院做头发?菲儿究竟心理有没有我,到底在不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
  看到我有些不高兴,小若赶紧又将身子靠了靠,怯生生的问道「怎么了?老公?生气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呵呵,没什么」看着小若的温柔,我心中一阵感动,低头亲了一口小若雪白的额头,一只手探入了初恋情人的衣襟内,寻到一只爆乳,轻轻揉捏起来……
-  时间已臻中午,我和小若随便做了一点东西填肚子,放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的作息时间,俩人在假期也是这样懒懒散散的粘在一起,宅在家里一天都不出门。-
  我发现小若似乎也特别喜欢两个人这样整天互相依偎的感觉。-
  下午2点的时候,菲儿终于回来了。-
  黑长的秀发随意的飘在腰间,菲儿白皙的脸上绣着的是依然精致的五官,论美貌,菲儿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迷人娇俏,惹人爱慕。
-  「老公,我回来了」菲儿向我打了个招呼,我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心理还是对娇妻撇下我去美容院享受有些不满,联想起那几天在周靖平身边菲儿奴性十足的样子,让我心里的抑郁又加重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也阴沉了不少。
-  「老公?怎么了?没事吧?气色不太好哦?」
-  菲儿修长的媚眼贴到我的脸颊边,诧异的问起了我的状况。
-  「没……没什么,说起来菲儿你去哪里了?」-
  「啊……出去了……一会……」
-  菲儿狭长的美目忽然不敢直看着我,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么?明明只是去次美容院而已,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小若都已经知道了啊?我张张嘴刚想继续追问下去,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夫妻间也是可以有秘密存在的吧?我是这么想的,只是就算知道这个道理,一想起菲儿还有秘密在瞒着我,不肯告诉我,心理仍旧有些隐隐的疼。-
  「对了老公,下午天气不错,我们去逛逛吧」「嗯?啊……好啊。」-
  其实我对逛街一类事情原本不感兴趣,不过看到菲儿满怀期盼的邀请,我也不好拒绝,再说,我想小若也是喜欢逛街的吧,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有很多衣服和化妆品要买的。
-  随意套了几件衣服,我们三人便出了家门,说起来去哪逛呢?这个问题出了门我才发现,根本就没仔细想过吧?-
  不过菲儿好像倒是早有了目的地一样,拉着我和小若上了出租车,直奔到城东的商业街。-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代表着这里还是那么热闹,忽然发现了那个女装店,那是夏日里我和菲儿去买短裙时候去的那家,试衣间里两人做的荒唐事,出来被雨水浇淋的尴尬的回忆一股脑的涌进了我的大脑,不自觉的我嘴角边居然浮现了一丝微笑,那个时候是多美好啊,那个对我温柔的,时不时带点小恶魔恶作剧的,一心一意的菲儿。-
  「老公,笑什么呢?」-
  小若发觉我的笑容,凑过来不解的问了一句,我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赶忙清清嗓子「没什么,我只是笑……嗯……你看远处那个秃子,长的多好玩」我四处寻着理由,终于让我发现不远处一个穿着绿雨衣似外套的一个中年男人,圆圆的脑壳上没有一点头发,大概原本是想突出自己的凶悍,不过配上肥肉肆意的后脑勺和如同蒜头一样的眉眼,倒让自己显得异常滑稽。-
  那个秃子转过头来的时候终于被小若看到了全貌,果然小若也是被逗的忍俊不禁,拉住我的胳臂拼命止住笑,生怕被那边发现了。
-  「嘿嘿,果然有意思吧?」-
  小若只是将美丽的杏眼眯的细细的,弯着的小嘴努力抿着,努力不发出一丝笑声,点点精致的下巴的表示同意我的话。
-  「老公,你们说什么呢?」
-  看到这边我和小若窃窃私语,稍稍走在前面的菲儿也察觉到了,凑过来拉住我的另一只胳臂开始问道「你看那个秃子……」-
  被我一指,菲儿顺着看了过去,和我们一样,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  「哈哈,那个人好有趣……」
-  不过刚附和我们笑了没多久,菲儿诱人的笑容忽然僵硬住了,透着一股奇怪的表情。-
  「菲儿?菲儿?怎么了?」
-  「老公,他身上周围有大量的灵能痕迹……」
-  什么?难道说菲儿又要找人出轨了?听到菲儿的话我心头一沉,难得和娇妻美妾们出来一次,菲儿为什么总要在这种时候找人?莫非她拉我出来的根本目的其实是为了这个?-
  大概发现我在胡思乱想,菲儿赶紧娇嗔的拍了我一小下「呀,老公,你是不是在乱想了?他只是有灵能痕迹,那个秃子本身是没有多少灵能的,我只是好奇,一个没有多少灵能的人身上都会附着这么明显的痕迹,那么要么是他去过富含灵能的地方,比如异界,要么就是他常接触的人里有一个身体里蕴含的灵能大得惊人」听到菲儿的解释我才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菲儿不是来找人出轨的,我心里稍稍安心了一些。-
  「不过我还是有些在意,究竟什么人会有这么多灵能?这个东西在现世应该不会这么多的,如果一个人能够拥有这么多灵能,是不是代表老公也有其他办法和途径获得这些呢?这样……这样我和小若以后也不必去可以搜集魔法能去转化为灵能了」说到最后搜集魔法能的几个字的时候,菲儿白皙的脸上忽然染出了一片羞红,双腮都被涨出了樱色,显出别致的娇媚,不过我清楚,大概菲儿也是对于「搜集魔法能」这种事情觉得实在太羞耻说不出口吧,毕竟每次搜集就代表着要出轨一次,而且还是当着我的面。-
  看来菲儿是为了以后的考虑,看来菲儿还是惦记着我,被菲儿的解释打动,我心里还小小感动了一下,同时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真可笑,是啊,菲儿和我的感情,哪是这么几次被迫出轨就会破坏的了?我对菲儿真是太不信任了。-
  「老公,那个人要拐了,我们追不追?」
-  「嗯,追,我们去看看」在小若的提醒下,我们夫妻三人紧走了进步,一直跟在那个秃子的后面,渐渐地出了商业街。-
  那个中年男子出了商业街,一路上除了银行外驻足了一会之后没有逛过一家店,让我们三人都有些好奇,不过也容不得我们多想,男子出了商业街不远便搭上了一个出租车,害得我们夫妻三人也忙不迭的找了个出租车跟上,让司机还一阵好奇。-
  车渐渐出了市区的中心地带,这是离城东商业街颇远的城西的住宅区,因为修建时间比较早的缘故,这里还夹杂着几座二三十年前的工厂,不过因为经营问题少数只留下破旧的空厂房,也无人管理,就那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这片住宅区的边缘地带,在从这往前走,就出了市区了,所以这里也可以算是城乡结合部吧。
-  那个中年男子搭的车在一座废弃的工厂前停下了,这是一座以前生产工模杂具的工厂,在市区前几年改造,大量工厂迁移到南部新的工业园区的时候,因为效益并不好所以老板直接停产不做了,不过因为这里动迁工作延缓了很多,所以时至今日也没有迁走,和之前那些工厂一样,废弃在这里,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好奇,那个中年男子来这个早已废弃的工厂边做什么呢?
-  和菲儿小若偷偷在稍远处下了车,看着那个秃子的身影消失在工厂的大门口,我们也悄悄摸了进去,躲藏着身影勉强跟着那个男子。
-  男子进了一个废旧的车间,这种车间外面是宽大的作业场,但是有铁梯连接到二楼,那是车间管理人员的办公室,我们躲在厂房外,瞄见了男子快步顺着铁缓梯,踩着蹬蹬清脆的金属声,闪了进2楼的屋子里。-
  玻璃因为很脏,所以我们在外面远远出瞧不清里面的情况,不过估计里面也同样看不清外面,我和小若菲儿三人这次不知道哪来那么大胆量,也许是男子神秘怪异的行踪让我越发的好奇吧?我们仨人都没有商量,便在男子进屋后一同跟了进去,尽量不踩出声响的摸到了2楼男子刚刚进去的屋子外面。
-  由于是比较老旧的厂房,门的也是很简陋的木质门,隔音并不算太好,我们三人趴在门板上,屋里的对话声也大概可以听清楚。
-  「二秃子,你怎么才回来?」-
  「啊,在银行边转了转,另外有人好像跟着我,我走了好远估计甩掉了才打车回来」「有人跟着你?不是警察吧?」
-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一男两女,总之我应该是甩掉他们了」「哼,二秃子,这次买卖可大,要是……」-
  「算了,既然二秃子说了没事,就别计较了,先说说明天生意的事」听里面一个浑厚的声音斩断了争吵的对话,我觉得似乎在筹划什么的样子?
-  难道是做买卖的生意人?感觉不太像,哪个正经的买卖人会在这种地方聚会呢?-
  「那家银行的保安防备不严,只是一个30多岁的瘦了吧唧的男的,报警器在业务员手下位置,只要注意点应该可以第一时间控制住,那地方在商业街,因为寸土寸金,所以派出所离那好远,支援很晚的,因为是商业街服务的需要,所以金融押运的来得晚,要5点才会来……」
-  嗯?怎么说的都是银行安保的事?看这样子莫非……-
  和小若菲儿对视了一眼,看来妻妾们也明白了,我们居然鬼使神差的跟踪了谋划抢劫银行的一伙劫匪!
-  心里被吓得扑通扑通的跳,我可不想惹这些劫匪的麻烦,还是来让警察对付他们吧,眼下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趁着对方还未发现我们,赶紧走为上计。-
  看着妻妾们的眼神,显然也是同意了我的想法,正准备抽身离去的时候,不想一个黑影笼罩住了我们三人,转头一看,还未等惊叫出来,一阵重重的闷棍便打在我的脑袋上,让我的意识堕入一片泥沼之中,再也意识不到周围的情况……-
  再一醒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脑袋还是有些晕,我用手扶着沉沉的脑袋,睁眼还想确认眼前的状态,却看到一个让我恼火异常的场面。-
  小若和菲儿被六个男人围在中间,衣襟已经被扯开,两人那两对饱满的巨乳被男人肆意揉搓玩弄着,由于妻妾们双手与我一样被反剪着,所以只能满脸羞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扭捏着身子,抵挡着男人魔爪的侵袭。
-  「哈哈哈,你醒了?想不到你们警察里也有这种货色,这两个女警察还真漂亮啊,而且这奶子,没想到这么大」警察?什么意思?搞不清楚那个和我说话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的意思,我只是微微摇了摇还有些头疼的脑袋,低沉的辩解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误入这里,我也不是什么警察,请你放我们离开吧」几个男人听到我的话如同听见梦呓一般,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大概觉得我这是我编的那种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到的谎话吧?-
  「呵呵,你们不是警察?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  「我们……我们是夫妻」「夫妻?你们三个?」-
  「这……」-
  不好解释接下来的问题,总不能跟他们说什么魔神,灵能一类的问题吧?而且说了我想对方也绝对不会信。-
  大概觉得一句话便问住了我,那个络腮胡子—看起来明显是头领的男人也不多废话,慢慢靠近了菲儿和小若,先是猥琐的捏了一把暴露在空气里菲儿的巨乳,而后粗暴的抓着小若的金发说道「什么时候警察里也有了外国人了?看着头发明显不是染的,呵呵,不过你小子艳福不错啊,居然还骑上洋马了」小若的混血儿身份在小时候就经常被周围人误认为外国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从小小若就被人孤立,只有我愿意靠近她,接触她,和她一起玩,这也是我们相识相爱的基础,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一个劫匪微妙的误会了,而这种误会,显然在这种状态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  「既然你也知道警察里不可能有外国人,那么就放了我们吧,这不正好我们不是警察么?」
-  我急中生智,反问了络腮胡子一句,以为这下可以驳倒对方,不想他只是哈哈哈狂笑几句说道「呵呵,放了你,也可以啊,留下这两个妞陪我的兄弟」「这……这么怎么行……」
-  「怎么不行?老子偏偏现在就要上」络腮胡子大概被小若的美貌引诱到已经无法控制理智的地步,不再和我斗嘴闲扯,忽然一下子扑到了小若香软的身子上,开始撕扯着小若的短裙,内裤。-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小若吓的一时变得呆呆的,不过随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后,小若开始哭叫着并拢着双腿,努力的摇晃身子,拼死抵抗着络腮胡子的兽行。
-  小若的爆发让络腮胡子也颇为诧异,他万没想到一个弱女子会如此的难对付,即便是白色短裙已经被撕扯开了大半,即便是内裤都已经被强行拉扯到了脚踝处,小若裹着白色丝袜的美腿仍然不肯分开半分,每次络腮胡子想用双手强行掰开小若的美腿,小若就趁着上半身失去控制的机会要把他掀下去,这样两人来来回回撕扯了几分钟,居然络腮胡子还搞不定小若。-
  「妈的,贱货」大概被小若的顽强抵抗惹出了火,络腮胡子抬手给了小若一个巴掌,白皙的粉脸上映出了五根通红的手印,看得我一阵心疼。-
  不过即便是这样,小若也没有放弃,仍然用倔强的眼神看向对方,一旁的菲儿却没有说什么,一双巨乳还被人玩弄在手里,除了时不时的哼吟几声,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示。-
  络腮胡子呼哧呼哧喘了一小会,他大概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金发美女会有这么大的气力,与自己纠缠了这么半天,想着要靠别人帮忙,却又怕被人耻笑,自己当老大的居然连玩个女人也要小弟来帮。-
  忽然络腮胡子转眼看了看我,一阵邪笑浮起,掏出一把尖刀走过来抵在我的脖子处威胁到「呵呵,你不是说你们是夫妻么?好啊,我就来试验试验,这个小妞看到底爱不爱你,让这个小妞自己张开双腿让我干,否则我在你脖子上开个口子」「你休想,我的女人怎么会让给你」「呵呵,还跟老子充好汉?好啊,你以为老子不敢动手是怎么的?」
-  络腮胡子手部的力量加重了几分,尖刀的刀尖刺破了我脖颈处的皮肤,殷红的血液渗了出来,将刀尖处染红了一小片。-
  「不……不要……不要对付我老公……我……知道了……我全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不要害老公……呜呜呜呜……」
-  看到我脖根处的血丝,小若立即缴械投降,主动的坐在地上分开了双腿,因为短裙和内裤早就被撕扯的差不多了,所以那漂亮的粉红蜜穴也有大半被小若暴露在空气里,随着小若爆乳的起伏一张一翕的。-
  「呵呵呵,这就对了,皮三,看住这个男的,我先来给兄弟们探探路,一会大家一起开荤啦」将刀扔给了一旁站着的另一个男人,络腮胡子重新扑到了小若的娇躯上,嗅了一下娇妻身子上的清香淫笑道「小贱货,身上真香,皮肤真白,奶子也真大,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比那些街上200一次的鸡好多了」不理会络腮胡子癫狂的淫语,小若紧咬住嫩唇偏不看向他,不过络腮胡子似乎并不在这种事,他要的只是小若的身体,将娇妻的身子正了正,把腿向上一分,让两只美腿分到了小若自己的美乳边,随后卸开裤带,掏出肉棒,抵住了小若的蜜穴。-
  察觉到了男人粗硬的下体抵住了自己的蜜穴口,小若嘤咛了一声,不过看了看仍在尖刀下威胁的我,似乎认命一般侧过雪颜,任凭络腮胡子的肆意妄为了。-
  「呵呵,小贱货,我来了」随着一声怪叫,络腮胡子腰身一推,巨大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小若的蜜穴内,冲入了一片紧密的膣肉包夹内。-
  「哦……这小骚货……真紧……」-
  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句小若的蜜穴,络腮胡子放佛脱缰的野马一般,根本不考虑小若的感受,开始操起巨根在小若的身体上狠命的挺动,发泄着自己丑陋的兽欲。-
  「嗯……啊……」
-  小若拼命在压抑着嘴间的喘息声,紧咬着樱唇不松口,不过还是有点点滴滴流入了我的耳朵,真是奇怪,小若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敏感了?明明自己不愿意,不过怎么这个络腮胡子才插入还不到三分钟,小若就表现的这么兴奋了?-
  可是那边却顾不上我的怀疑,络腮胡子趴在小若的身上,因为娇妻已经不再抵抗,双腿主动的分开,所以他也可以腾出两只手开始玩弄起小若的巨乳,看到这我大概也明白了,看来这个络腮胡子无意间找到了小若的敏感带,那对巨乳恰恰就是小若的弱点所在。-
  双峰被络腮胡子捏在手里,小若的身子也被压着,蜜穴里那根肉棒不断地进出,在不远处的我甚至也可以在现在看到肉棒上开始沾上出少许晶莹剔透的淫水了,乳房被人玩弄会让小若这么兴奋,即便是知道娇妻敏感地带的我还是对效果如此显著非常吃惊。-
  菲儿那边仍旧不发一语,除了乳房被人当做玩具玩的时候哼出几声外,放佛小若的死活都和她无关一样,说起来刚才络腮胡子拿到逼我,菲儿也没什么表示,倒是小若急忙跑出来救我。
-  「呵呵,这小妞……小穴也太紧了……不都说洋马……这里……很大么……」-
  络腮胡子开始加重了挺动的频率和力度,噼啪噼啪的撞击声刺耳的响起,小若的白皙的脸上也开始映出樱红,连带光滑的嫩肤上也染出了同样的颜色,不会错的,作为小若的丈夫,我很清楚那是小若已经开始发情兴奋的最有力证据。-
  「啊……请……轻一点……」
-  终于挡不住情欲的逼迫,小若开始轻启朱唇,央求身上爬动的男人轻一点,不过这种情况下的求饶,显然换来只是愈发刺激络腮胡子的兽欲罢了。
-  「嘿嘿……怎么样……我干你……干的事不是很爽?」-
  「……不……不要……」-
  所答非所问的回应了一句,小若又侧过娇颜不再说话,小手握的紧紧的,却也掩饰不住纤细的腰肢开始随着络腮胡子挺动摇曳的事实,我的小若,看来又一次的不由自主的被男人的肉棒征服了。
-  「不要?嘿嘿……那我干死你……」-
  络腮胡子邪恶的笑了一声,忽然股间挺动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这下每次肉棒插入的时候那重重的一击都惹出小若情不自禁的呻吟,让娇妻愈发的深陷于肉欲之中。
-  「啊……啊……喔……」
-  终于小若的樱唇被自己的情欲攻陷,没有最初的矜持,已经开始不自觉的随着络腮胡子的大肉棒的进出而吐息,她都顾不上自己的丈夫还在旁边看着的事实了。
-  「嗯……小贱货……还是忍不住了么……嘿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孩子……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要……出来了……来吧……让老子把你弄怀孕了……将来有了孩子……就不必谢我了……」
-  「不……不要……啊……拔出去……拔出去……」-
  忽然听到络腮胡子的中出宣言,小若放佛惊醒了一般,摇晃着俏首,不甘于被内射的结局。
-  「贱货……事到如今……还有的你么……嗯……我……来了……」-
  络腮胡子这句话还没说完整,上身便重重的压在小若的娇躯上,肉棒猛然向里一插,胯下的睾丸急速收缩,将枪管中浓厚的精液尽情的射入了小若的子宫内,滚滚的浓精烫的小若双腿直蹬,脚尖绷直,小嘴里发出悠扬的亢鸣呻吟。
-  「啊……不……不要……啊……好烫……进来了……啊……全部进来了啊……啊……呜呜……啊……」-
  半是哭泣半是喊叫的高潮声让络腮胡子异常的满足,带着最后的余韵在小若的蜜穴内挺动了几下后这才从她身上爬起来,系好裤带。
-  「呵呵,这小妞果然不错,兄弟们?还等什么,我来看着这小子,大家一起来吧」魔鬼的声音,终究拉开了娇妻们的地狱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