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与几个男人
人妻与几个男人

人妻与几个男人

络腮胡子的声音一落,几个男人便再也忍耐不住,开始一拥而上,围住了菲儿与小若。
-  刚刚被人凌辱完毕,小若还半张着小嘴,有些失神的看着天花板,直到被人继续包围后才发觉自己处境的危险「你……你们要做什么,不是答应做过了……就放过我老公么?」-
  「哼,你这小骚货,不把我们兄弟几个都伺候好了,你的老公就被想活命」那个秃头的男子淫笑着用刀向我这边比划了几下,旋即收起道具,用手握住了刚刚还被络腮胡子亵玩过的小若的爆乳。-
  「嘿嘿,老大说的真没错,这奶子真大。」-
  「我说二秃子,要不是刚才我发现你的尾巴,你还不知道被这俩骚货盯梢了,咋还好意思第一个上去玩啊,躲开躲开,让我也摸摸」匪徒的一个同伙看到那个叫二秃子的在独自享用小若的爆乳,忽然心生妒忌,想要推开二秃子。
-  二秃子刚想回身就骂,不想被络腮胡子一声喝止住了「别吵了,吵你妈逼吵,都是兄弟,为了个女人你们这傻逼样,丢人不?一个前面一个后面,你们俩一起上,另一个个骚货留给赵武和皮三」络腮胡子的话放佛圣旨一般让其余的同伙不再争吵,按照他的分配方式,他们开始摆弄起了我的娇妻们。-
  那个叫二秃子的男人摸了几把小若的爆乳后,便情不自禁的骑了上去,全然不顾小若的挣扎,将肉棒插入了小若的双峰之间,粗大的肉棒直抵娇妻的樱唇,尽管小若晃了几下俏首,但仍然摆脱不掉。-
  「赖狗子,看啥呢?刚才叫唤的那个猴急,现在咋还缩了?」-
  被老大带着嘲讽般的口气一催促,这个还有些懊恼小若爆乳的赖狗子也不顾上刚才和二秃子吵架留下的怨气了,两只粗糙的大手直接掰开小茹白皙纤细的美腿,将两只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没有任何前戏的便将肉棒直挺挺的插进了小若刚刚被蹂躏过的蜜穴内「啊……不……不要」下体的刺痛让小若终于忍不住张开樱唇呼喊起来,不想被骑在自己爆乳上的二秃子趁虚而入,正好抓住这个机会,将肉棒扑哧一声便插入了小若的小嘴,只留下的了模糊的呜呜声,诉说着小若的悲楚。
-  这边凌辱小若的大戏已经正式拉开帷幕,菲儿那边赵武和皮三却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放佛在玩弄一只宠物狗一般,一会这个摸摸菲儿的乳房,一会那边亲亲菲儿的脸蛋,时不时的还用手探进菲儿的衣襟和裙底下,尽情的猥亵着娇妻隐秘的圣地。-
  菲儿没有如同小若一样反抗表情,任凭这两个陌生的男人玩弄自己,如同服侍周靖平时候一样,菲儿要比小若来得远远软弱,奴性也比她深刻的许多。-
  「呜……唔……」-
  用肉棒插入小若小嘴的二秃子摇晃着屁股,带动着肉棒在小若的口腔里不断的搅拌着,因为动作太过激烈,娇妻樱唇旁泛出了少许口水,顺着粉腮流到了地上。-
  「你们……你们放开小若,放开菲儿」忍受不了娇妻在我面前被人侮辱,这一次再没有人用为了孩子为了我的身体这种大道理劝慰我了,我挣扎着,咆哮着,做着无畏又无谓的抵抗,换来的却是络腮胡子一阵爆栗,几拳便将我打倒,随即用脚踩住的我脖颈带着嘲讽的口气笑骂到「呵呵,你小子还不服气么?看看你的这些骚货妻子,那个黑发的漂亮妞,都已经被我兄弟摸出水了,心理正渴望着被干呢吧?」-
  「不……不对……菲儿……她……」-
  被踩住脖颈压住胸口,让我说话都变得困难,即便这样我还是硬着口气否定络腮胡子的说法,只是当我看向菲儿的时候,后半截话却怎么也没有底气说了出来。-
  满面早已羞红的菲儿仰着俏脸,巨乳被人肆意握在手里玩弄揉捏,没有小若的抵抗意识,反倒有种乐在其中的气味,另一个男人则开始像为婴儿端尿一般抱起菲儿,将她的蝴蝶美穴打开冲向前面,用肉棒抵住了菲儿的菊花口,做着随时插入的准备。-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从遇到周靖平开始,我就是可担心着菲儿对我的忠诚,如果说之前菲儿遇到的陈胖子之流还能从菲儿的表情和细微动作看出挣扎的意味的话,那么从周靖平开始我才惊讶于菲儿居然奴性如此之重,而更可怕的是,菲儿似乎不再对出轨,甚至是当着我的面出轨有什么抗拒意识了,一切都显得太自然了,那种自然而然的态度才是让我最恐惧的。-
  前面揉捏菲儿巨乳的男人看到菲儿已经被抱起,也稍稍向前凑了凑,将肉棒拿出抵住了菲儿的蜜穴口,主动吻了一下菲儿的娇唇这才对后面的同伙说道:「赵武,我准备好了,咱哥俩一起走着吧」「好嘞,皮三哥,一……二……三……嗯……」-
  随着刺耳的计数声,两个丑陋粗壮的男人同时将肉棒插入了菲儿的前后穴口,让娇妻情不自禁的扬起头发出了一声婉转的娇吟。
-  「啊……好满……太……太胀了……」-
  我原以为菲儿会哭泣着哀求对方拔出,没想到居然说出的是这种对欲望的感叹,连带着一旁饶有兴趣观战的络腮胡子也情不自禁发声嘲笑起来。
-  「哈哈哈,我说的吧,这个黑发小骚货长的比那个金发的还漂亮,但是论淫荡程度可比那只大洋马贱多了,哈哈哈,皮三,赵武,你俩快点,一会我一定要和这小骚货打一炮」络腮胡子的话深深刺痛着我,倒是菲儿放佛无动于衷一般,身子被两个男人夹在半空中,长腿却攀住了插入她前穴的那个叫皮三的男人,我万万没有想到,菲儿居然从一开始就摆出了这幅淫贱的模样来享受陌生男人的凌辱奸淫。
-  我还在懊恼菲儿的表现,这边小若的情形也越发的凄惨,小嘴被二秃子用肉棒塞得慢慢的,由于胸口也被他骑住,这让小若的呼吸变得愈发的艰难,美腿被分的开开的,被那个叫赖狗子的男人肆意的用肉棒冲撞着娇妻的神秘之地,噼啪噼啪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到我这边来,不过五六分钟的功夫,这个赖狗子的粗暴就让小若的原本浅粉可爱的蜜穴开始露出红肿的颜色,这个畜生的动作实在太没有节制了,根本不懂得怜惜小若,完全把我的初恋情人当做泄欲人偶一样在玩弄践踏。-
  眼角泛着泪花,小若的金色卷发偏在一边,原本雪白的测验沾满了涩红,只是这里的「涩」恐怕更多的是苦涩而非羞涩。
-  粉红的膣肉被粗黑的肉棒不断地拉扯挤压着,小若反剪的两只小手攥成拳头,不甘的被压在身下。
-  二秃子牢牢把住小若的俏首,腰部挺动的愈发激烈,又过去了不过四五分钟,小若眼角上挑,原本深邃的眸子开始微微上移,露出了大量的眼白。-
  「你们疯了?这样会憋死她的」我看到小若的样子实在看不过去了,心疼小若,愤怒的向络腮胡子吼着,不过换来的仍旧是对方蛮不讲理的一拳。-
  「小子,叫什么叫?你的这些骚货老婆还不是被我兄弟们插得爽翻天,看看你那个黑发妞,不正在享受着呢吗?」
-  还未等我转过头看向那边,菲儿淫乱的话语已经传到了我的耳边,嘲讽般的帮助络腮胡子证明着什么。
-  「啊……啊……好……好大……啊……不行了……啊……要去了……啊……」
-  菲儿裹着黑丝的美腿早就牢牢攀住了身前插入她蜜穴的皮三的腰上,美脚上的高跟鞋不知什么时候踢掉了,让美足紧紧地交缠在一起,生怕从那个男人身上滑下去。-
  肛门和蜜穴口同时插入肉棒,却看不出菲儿又什么不适,倒不如说从白玉瓷般的皮肤上映出的斑斑樱红色来看,菲儿反倒是乐在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享受着绑架强盗的凌辱。
-  「哈哈哈,看到了吧,那个黑发骚货腰真细啊,不过扭的真浪,嘿嘿,皮三,那骚货别把你家伙事给夹断了,我说,看你老婆这浪样,平日里你在床上是不是根本不行啊,那今天我们兄弟这不是做好事学雷锋了么,哈哈哈哈」络腮胡子的一阵狂笑让其他同伙也跟着大笑起来,满耳的聒噪刺的我心放佛要滴出血一般,菲儿,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难道是为了给我搜集灵能才会变得如此不堪么?我原本清纯圣洁,对我一心一意的菲儿呢?那个在地狱里面对魔神威胁也毫不动摇,一直坚守着贞操坚持来到别的世界与我相会的菲儿呢?
-  还给我,快还给我啊!
-  心中的鼓鸣无人知晓,反倒又被菲儿樱唇渗出的浪语击破碾灭,犹如齑粉一般,化散在空气里。
-  「啊……后面……也好大……这么搞……我要出来了……啊……啊……来了……来了……啊……」-
  忽然的一阵高亢悠长的呻吟,连带着插入菲儿的皮三和赵武都相视一愣,随即一股热流浇在皮三的龟头上,甚至从粗大的肉棒塞满的蜜穴口处仍然渗出的丝丝淫水处大家才看清楚,菲儿,我的菲儿,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抢匪给首先玩到高潮了!
-  吐出小嘴里的粉舌,菲儿慵懒的将身子交给两个男人,仍然不由自主的扭着纤腰,只是因为刚刚泄身,原本香软的身子更显无力,两只藕臂也抱住男人的双肩,菲儿已经顾不上我的眼眼光了,倒不说这一次从一开始,菲儿就放佛我不存在一样…………-
  「呵呵,柳妃菲,怎么样,这两个男人干的你还爽么?」-
  黑暗的潜意识混沌之中,是那个让我憎恶的声音响起,啊……小哈尔特又来对我进行精神骚扰了……这群混蛋,就不能轻一点么,老公……老公还在那看着呢……不要这么搞啊。-
  「哼,柳妃菲,你当初在异世界答应做我的性奴,哪还会遭受这样的奇耻大辱?何苦跟着陈方受罪呢?」
-  「小哈尔特,尽管你是神,想叫我做你的奴仆,你是做梦!」
-  我知道此时是小哈儿特那个混蛋潜入了我的潜意识里,我们之间的对话别人是听不到的,所以我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呵斥着这个无耻的男人。-
  「当初我可是给出过你别的选择哦,我答应娶你的,做魔神的妻子」「不论……哪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的……老实说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哪怕一秒钟」我有些有声无气的反驳着小哈尔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在这里示弱的话,好不容易见到老公才能在一起生活的现状,又要被这个混蛋破坏了。
-  「哦?还是那么倔啊,那好啊,你就被这几个男人轮吧,嘿嘿,没关系,我不会掀起你脏的,只要你肯发誓做我的性奴,任何时候我都会欢迎你的。嘿嘿」看着小哈尔特标志性的淫笑,我已经懒得和他多费唇舌了,那两个混蛋此时粗暴的动作让我已经应付不来了,实在没有精力去对付小哈尔特的这种精神骚扰。
-  「嘿嘿,不过妃菲,我也不是那种薄情的人,我已经设定好了,只要你当着你老公面高潮10次,我就会用我的魔力把警察调来救你老公,哈哈,怎么样?我对你还算不错吧,那么,接下来还有9次,你继续努力吧」
-  还没等我说什么,小哈尔特已经离开了我的潜意识区,消失的无影无踪,注意力重新被转移到自己的身体上,就感觉到直肠和蜜道里的一阵刺骨的疼痛,啊……真的……真的好痛……不过……却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的舒爽……两只大大的东西……塞得哪里好满……难道……难道我真的还要再高潮9次么?老公……怎么办……怎么办?救救我…………
-  菲儿无力的抬起美丽的眼脸望向了我这一边,漂亮的眼瞳里闪烁着我解释不清的神色,菲儿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  不过旋即放佛丧失了希望一般摇了摇头,咬住自己的嫩唇,犹如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纤细的柳腰摇动的愈发频繁,让两个占有菲儿的男人也开始忍不住呻吟起来。-
  「哦……啊……这……这小骚货……里面真紧……夹的也真厉害……要……要被她榨出来了……」-
  「嗯……后面……的直肠……也跟着……动起来了……这……骚货……以前是做鸡的么……技术……也太好了……」
-  菲儿没有反驳这种人格上的侮辱,反倒双腿盘的更紧了,一双雪白的大乳球早被暴露在空气里,随着两个男人上下抽插肉棒的起伏在半空中颠簸动荡,划出一道道流转媚波。
-  肉棒每一次的拉出都带出了不少晶莹剔透的淫水,因为已经泄过一次,两人交合之处更是泛满了菲儿的蜜液,咕叽咕叽的水声响个不停。
-  小若那边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二秃子的肉棒挺入的愈发的深邃,用力,看样子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而小若自始自终都没有放弃挣扎,只是被两个男人压在身下,小若又能怎么办呢?-
  二秃子死死抓着小若的金发,肉棒狠狠的戳了几下,忽然腰部不受控制的抖动了几下,二秃子赶紧从小若的小嘴里让出肉棒,将龟头口对准了娇妻的媚脸,扑哧一声,精液划着浊白的轨迹尽数的喷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