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过年玩的离婚的少妇
过年玩的离婚的少妇

过年玩的离婚的少妇

年后初六,刘伟也没打招呼,便按小芳给她的地址,找了过去。他早已得知小芳如今一个人住,所以即便这样贸贸然找过去,也不必担心撞到熟人而尴尬。开着车,半个多小时,便到了县城,如今春节刚过,路边许多商铺都还没开门营业。道路两旁的树木显得光秃秃的,时而一阵清风吹过,到处一片清冷萧瑟的气象。-
-
  车缓缓地沿人民路往东开着,这一片地处县城东部,在县城上学那会,刘伟极少到城东来,所以对这附近并不熟悉。刚才经过一所中学,只见校门紧闭,刘伟心想,应该就在这附近了,果然刚过校门不足百米,便看到校门对面一家小店的招牌上写着「未来商店」。刘伟见路上没其他车辆经过,一打方向盘,将车停靠在对面路边上。打开车门,顿觉一阵寒风扑面,不禁打了个寒噤。
-
-  锁了车门,缩着脖子四下打量了两眼,见周边的商铺大都闭着门,路上显得颇为空旷。而他要找的那间「未来商店」似乎也关着门,也不知道大姐她在没在里面,刘伟心里嘀咕着。慢慢走近门来,刘伟透着门上的玻璃看了两眼,没看到人,伸手一拉门把手,门应手而开,原来是虚掩着的。刘伟小心地拉开门,眼睛好奇地四处打量着,慢慢踱进屋来。
-
-  往前走了两步,转过一个货架,便见到一条窄窄的过道,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过道尽头。只见她一头长发,简单扎成马尾之形,垂在脑后,随着她搬箱子使力左右摆动着,很是俏皮可爱。上身没穿外套,只着一件橘红色紧身针织毛衣,显得她腰身纤细,美感十足。此时她两腿微曲,正弯着腰搬起地上一个纸箱,两瓣屁股在黑色的紧身打底裤下显得异常圆润,从刘伟的角度看过去极具诱惑力。因为弯腰的缘故,两股之间的沟壑尽显。刘伟见了,心中不禁一动,呼吸似乎都变得粗重起来。
--
  或许是她忙着搬箱子,那人没留意到身后有人走了进来,刘伟嘴角含着笑,想从后面抱住她,吓一吓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刚到那人身前,正要伸臂搂住她的纤腰。那人突得侧转过身来,双手抱胸,身体本能的往后一缩,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脸上一片惊恐之色,倒吸一口凉气,正欲张口大呼,眼光瞟了来人一眼,发现原来是刘伟,才没叫出声来,脸上的神色,好一阵才缓过来,右手轻拍胸口,口中轻呼:「你要吓死我啊!」,脸上一副受了委屈求疼爱的神色。继而抬手轻打刘伟胸膛。刘伟始终一副调笑的神色,任她轻打了两下,一把把她用力拥在怀中。
--
  小芳像只小花猫一样发出「嗯……嗯……」的声音,在刘伟怀中撒着娇。刘伟埋首小芳发间,用力的吸口气,只觉得女人的味道真是迷人。不禁多吸了两口。凑到小芳耳际,低声道:「真香」。
-
-  小芳耳根被热气一呵,身子不禁一紧。脸上微微红了起来,乖乖呆在刘伟怀中,不敢乱动。
-
-  小芳轻打一下刘伟,笑骂道:「来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来了还吓我,胆子不小啊,我还以为是哪个臭流氓呢」。刘伟只嘿嘿傻笑。四处打量一下,低头调笑道:「嘿嘿,我就是臭流氓,臭流氓来了,今天还想做生意吗」。-
-
  小芳听了,脸上更红,也不答话,却将刘伟抱得更紧了。刘伟见状,也不犹豫。刚才进店时,早见小店内部另有一扇小门,小门之内,摆着一张不大的小床。
-
-  刘伟一弯腰,两手在小芳屁股下一搂,将小芳高调抱起,小芳低呼一声,紧紧抱住刘伟脖子,防止跌下。刘伟迈开岁子,向内屋走去,用脚踢开半掩的门,三两步来到床前,轻轻变腰,小芳滚落在床,刘伟跟着压在小芳身上,不容分说,张口吻在小芳嘴上,小芳嘤咛一声,身子便软了下去,顿感浑身无力。刘伟撬开小芳小嘴,舌头探了进去。-

-  小屋内相对密闭,只一扇小窗,如今也紧紧的关着,且门内烧着憋气炉子,屋内还算暖和。刘伟三两下解开自己身上的外套,往身后椅上一丢,任它滑落。跟着身子便压在小芳身上,右手毫不犹豫的扣在一只菽乳之上,虽然隔着一层毛衣,却另有一番滋味。刘伟只感觉小芳奶子极大极软,显然胸罩也只是薄薄的一层。并不影响手感。刘伟大手揉捏了一阵,小芳脸上脖子便红润了起来,口中喘息不停,身子在刘伟身下,下住的轻轻扭曲。喉咙深处,发出沉闷的一声「嗯……嗯」。声音压抑。
-
-  小芳自从前几日与刘伟在车上大战了一场之后, 这几天,晚上独自躺在床上时,便忍不住的想起那种销魂的滋味,小手不自觉地就伸向两腿之间,好一阵抚弄。-

-  仔细算来,她离婚足有一年。这一年的时光,她便没再尝过那种鸡巴在身内撞击的感觉,也算是久旷以久了。
--
  如今时隔一年再次体验那种销魂的滋味,难免食髓知味,欲望之口一经打开,几乎让她久久不能忘怀。那日与刘伟旷野一战。虽然场地受限,但仍然让她彻底疯狂了一把, 与刘伟久别重逢便发生了关系。 论起其中的原因:一是两人青梅竹马,关系非凡,自己心底也有跟他圆儿时的一个心愿的想法。另一个原因或多或少的是想给自己一次放纵的机会,跟别人在一起,或许她不敢,跟刘伟则没有那么多的心理压力,于是,刘伟发出了邀请,她便没有拒绝。-
-
  在她眼中,自已或许以后不会再嫁人,当然也没想过能嫁给刘伟。只是知道他至今未婚,在他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能让他陪陪自己,便已心满意足了。
-
-  如今两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不必担惊受,怕被别人打扰。小芳便彻底把自己打开。刘伟吻上她,她便浑身酥软,只感觉两腿之间早已泛滥成灾,两腿不禁夹紧。身子慢慢蠕动着。两人吻了一会。刘伟听小芳口出轻声说道:「小风,爱我……」。说时两手紧紧搂住刘伟脖子,身子轻抖着,埋首在刘伟怀中,娇羞无限。-

-  刘伟听罢,微微拱起身子,伸手去解腰带。三两下,踢掉裤子。便去解小芳的裤子。小芳见刘伟在脱裤子,便也自己伸手去解,只是被刘伟压在身下,颇不方便。刘伟起身,来到小芳两腿之间,抓住小芳褪到膝盖处的裤子一角,用力一扯,便扯了下去。跟着扯掉小芳秋衣内裤。往床边一扔,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跟着分别脱掉毛衣,只留贴身小衣,因为天冷便没再脱。但小衣薄而软,也跟没穿跟差不了太多。-
-
  两人在被窝中,身子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虽然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一起了,小芳此时显得仍然颇为激动,身上皮肤异常敏感。只见她红唇轻启,媚眼微闭,娇喘连连,连喘息声似乎显得颇为压抑,鼻息细密悠长,胸脯跟着一起一伏,煞是动人。-
-
  刘伟看着身下的美人,眼光似欲冒出光来,缓缓将右手覆在高耸的乳峰上时,轻轻的揉动,手掌感受着薄薄内衣下微微突起的乳头。小芳不禁身躯就是一震,头微微向后仰起,脖子血管清晰可见,皮肤红润,一头柔发散乱着,几缕调皮的头发斜搭过眼角,显得醉眼迷离,风情万种。此时胸脯高高挺起,身子也在不住的扭动着,嘴里发出压抑的轻嗯声,内心似乎在等待着、期盼着……水润的双眼中闪着红丝,像一头发情的小兽。
--
  刘伟低吼一声,左手掀起小芳贴身上衣,脑袋钻了进去,拱开已经松开的乳罩,张嘴便含住胀起的乳头,一阵大力亲吻、舌头挤压着发红的乳头。小芳椒乳受到入侵,一声娇呵,身躯跟着一挺,双手抱住刘伟的脑袋,紧紧按压在胸脯上,红唇微张,两腮肌肉紧绷着,两腿也绷着,不再扭动。待刘伟舔弄了好一阵之后,身子一松,跌落在床,嘴中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哼,一口长气才呼了出来。胸脯急剧的起伏。
--
  刘伟也抬起头来来。小芳乳头上仍挂着一丝口水,晶莹剔透,显得颇为淫乱。不待小芳喘息平定,又吻向她脖子、耳边。小芳脑袋又向后仰起,侧着头,发丝更显凌乱。-

-  刘伟此时早已金枪挺立,下身胀得难受,于是调整好姿势,屁股慢慢压向小芳两腿之间,小芳也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两腿微微分开,屁股微微向上挺起,准备承接刘伟的到来。刘伟下身一沉,屁股后翘,龟头顶在花蕊上,感觉到那里早已一片泥泞,屁股后撤,跟着向前一挺,毫无阻塞感,鸡巴一插到底。-
-

-  小芳一声高呼,小逼深处那股麻痒之感,随意刘伟的插入顿时得到缓解,那种即期待又紧张的心情也得以放松,绷紧的身子一松,屁股软瘫在床上。刘伟只感觉鸡巴藏身于一片温热之中,被紧紧的包围着。此时似乎鸡巴都胀大了一圈,坚硬如铁。于是在阴道深处微微抽动两下。仔细感受着龟头被软肉包围的感觉。
-
-  小芳此时随着刘伟的挺动,发出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哼,「嗯……嗯……嗯」,轻咬着嘴唇,眼睛微闭着。两腿盘在刘伟腰间。适应了一阵,便感觉到小逼深处又起异样的感觉。此时早已放下心中的矜持,内心深处期待着暴风雨的到来,来抚平她、蹂躏她、填满她、安慰她。
--
  不知怎的,眼中竟然流出两滴清泪来。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这种感觉了,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有常人都有的七情六欲,婚姻的失败让她内心痛苦不堪。她又何尝不想拥有正常人的感情生活,如今早已不是清涩的少女,她的身体也需要滋润、需要爱抚。她也渴望被人疼爱。可是就因为那次可怕的经历,自己再也不能渴望美满的婚姻。
--
  身体感受着被填满的感觉,那眼中的两滴泪,应该是幸福的吧。刘伟抬头看到大姐眼角了泪,眼神微微有一丝诧异,心想是不是弄疼她了,刚刚自己进入的时候,似乎有些粗鲁,心头微微有丝愧疚,低下头来,便欲吻干她脸上的泪痕。小芳看着他温柔的眼神,心头更受感动。双手紧紧抱住刘伟最最的脊背,被他拉到自己身上。压着他的身体,盘着刘伟的双腿收得更紧,仿佛害怕鸡巴抽离一般。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小风,爱我,用力的爱我,我好开心。」,跟着居然又开心的轻轻笑出声来,突然还带着一丝哭腔。-
-
  刘伟见状,轻抚大姐秀发,在她嘴唇上大力吻了一声,挺起身来,在小逼深处,快速的抽动起来。顿时听到小芳喉头不间断的发出欢快的「嗯……哦……哦……」声。只见她时而嘴唇轻启,时而牙齿轻咬,那勾人的眼神在刘伟脸上晃动。刘伟一直低头注视着,觉得眼前的美人美得让人心颤。
-
-  一阵快速的抽插之后,刘伟屁股后撤,鸡巴抽到阴道口,小芳失望地轻「哦」一声,仿佛是在挽留,充满了不舍。那失望的感常见还没退却,便感受到刘伟的大鸡巴又尽根而入,顶到她花蕊深处,撞得她屁股上的肉花一阵颤动。「啊……」的一声,仿佛感觉自己叫得声音太大,紧紧眯着嘴唇。刘伟一刻不停,如此反复,只插得小芳发出一阵阵的闷哼声,显得压抑,听在刘伟耳中,却是异常兴奋。-
-
  小芳只感觉自己的小逼周遭的软肉在刘伟的抽送中,被具大的龟头刮蹭着、摩擦着,异常地舒服,仿佛灵魂都被抽走了,一沽沽的淫水被挤出体外,不一会,床单便已打湿。屁股沟处也黏黏的一片,小芳此时哪有时间感受那黏黏的感觉。小逼深处那一波波的快感。让她的皮肤严重的充着血,显得异常红润。皮肤仿佛透明一般。
--
  刘伟一会快速短促的快攻,一会长抽狠送。一会又改九浅一深之法。直插得小芳似乎连吼叫的力气都没了,交合处发出啪啪的撞击声。不一会便感觉头皮发麻。此次快感来得异常迅速。不到十分钟,刘伟便感觉龟头酸麻。于是抽送地更加紧密,小芳也感觉到刘伟的异样,屁股配合的微微抬起,偶尔耸动两下屁股,一阵急速的抽动过后。刘伟一声低吼声中精关一松,一沽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跟着身子一阵抖动,小芳也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两人瘫软在床,大口的喘息着。-

-  两人也没下床,休息了一阵,缓过劲来,裹着被子聊起了天。没一会,刘伟兴致又来了。对着小芳邪邪地一笑,扶着鸡巴又钻入了桃源洞中,小芳轻哦一声。拍打着他。小嘴一噘。似在责怪他又来胡闹。没一会交响乐又再响起。这一天,两人也不知折腾了几次。午后两人肚子饿了,下床吃些东西时,刘伟居然微微有些腿软。小芳见了,嘴角轻翘着取笑他软脚虾。两人又是笑闹一阵。
--
  经过滋润的小芳,气色显得异常好,脸上挂着笑,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刘伟为之着迷,小芳做饭时,他便痴痴地看着。吃过饭,两人又到床上腻着。两人开心地聊着过去,聊刘伟犯下的那些糗事,聊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背着大人做过的事,回想起来异常的开心,仿佛就在昨日一般。跟着又聊起两人的未来。刘伟说想娶她。小芳开心的笑了,可是笑过之后,还是微微地摇了摇头。捧着他的脸,疼惜地看着他,说自己被人强奸过打过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不能害得他没有儿子。还说如果想她了,就来这里看看她。大姐这里永远欢迎他。
--
  刘伟说他不在乎,就是喜欢她,就是想跟她在一起。小芳嘴角开心地挂着笑意,其实她这一天,似乎就没有停止过,可想而知她心里该有多开心。可是她依然坚持,还是坚定地摇着头。刘伟像霜打的茄子,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显得颇为失望。-

-  不过刘伟表决心般地说道:「我不是一时起意,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是爱你的」。小芳将他搂在怀里,将他当个孩子一般。缓缓说道,慢慢来。不用急在一时。
-
-  虽然没有答应他,听到这样的结果,刘伟心里还是高兴的。直呆到五点多钟,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
-
  两人躺在床上,搂在一起。刘伟有些心痛地在小芳耳边道,「明天我要回北京了」,语气显得颇为不愿,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可又无可奈何,北京是必须回去一趟的。
-
-  小芳倒是显得颇为看得开,微微一笑,「走就走吧。大姐会一直在这里的。」,刘伟便不再说话,只将小芳紧紧地搂在怀里。小芳轻抚着他的后背。就像儿时一样。过了良久良久,小芳主动赶他起床回家。刘伟不情愿地穿上衣服。出门前,抱着她又吻了起来。好久好久才停。性吧首发-

-  打开门,只见冷月在天,枯树在侧,路上依然冷清如故, 回首这一日,真恍如隔世。刘伟打开车门,舒一口长气,不知怎么想的,咬一咬牙,狠心地没再望一眼窗外,驾车离去。-
-
  小芳在门内隔窗望着缓缓启动的汽车,脸上的笑似乎也被这缓缓离开的车子带走了。眼上掉下两滴泪来。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良久,叹一口长气,只当是一场梦吧正是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完结】
-
-字节:7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