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跟小李重整雄风
跟小李重整雄风

跟小李重整雄风

甄果香见浩天走了,赶紧开门说:”我跟你有句重要的话要说,你回来,我吃不了你!“浩天听见甄果香叫他回去,心想一个女人家真的能把自己怎么样?他已经走在大门口,但还是返了回来。

  ”赵昀背后出点子害你,你跟范霞结婚是没得事了!“甄果香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浩天很吃惊地问道。

  ”你是不真的想知道,你想要知道,你就跟我好,你跟我好,我才跟你说。“甄果香提出了条件。

  ”你说了,我就跟你你,你要是不说,我就不理你。“浩天态度坚决。

  ”不行!要不这样吧?咱们一边玩,我一边跟你说。“甄果香再次提出要求。

  ”那你把门锁住,可不能骗我!“

  浩天有些怀疑。

  ”骗你我天打五雷轰,人家爱见得你要死,还会骗你!“甄果香给浩天抛了个媚眼,说完就出去锁门。

  甄果香锁门回来,扑在浩天怀里说:”要不是你长得这么帅,叫人爱得滴血,你早就叫拘留起来了!“”我做过甚事,怎么就会叫拘留起来?“

  浩天急切地问。

  甄果香不回答,她开始抚弄浩天的两腿间。

  ”村里唱戏,你婆婆怎么没回来?到哪里去了?“浩天怕是刘胜忠和刘明父子从中捣鬼,遂想从打听甄果香婆婆入手,探听虚实,心想只要不脱衣服,不给她插入,就不怕。

  ”住了医院了,闺女陪床去了,刘胜忠是回来取钱的。那天我跟你被他老子捉住,他老子强迫我跟他睡了。我也是为了保护你,才顺从了他。我跟他说了,他们要是不叫我跟你好,我就离婚。他们叫你来,是我的意思。“甄果香已经用手从前叉把浩天的肉棍掏了出来,”这个东西真是叫人舒服,爱死我了。“浩天这才弄清原委,他觉得甄果香的话是真的,他知道甄果香真心喜欢他。于是就揉摸起她的乳房来了。甄果香的乳房硬硬的,揣摩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你这个真好揣,你那天在杨联芳地里跟老家伙做,我看见了,看那样子你也挺愿意挺好活的?“浩天一边说一边开始给甄果香脱衣服。

  ”什么?你是怎么会去那里?“

  ”我没事干,转游出去,走到小树林边,突然就想起去那片地方看看,正好就看见了。你真够损德!“浩天已经被甄果香激发起欲望来了。

  看着她小小的奶头,白白的乳座,禁不住就含住一个奶头吸吮起来,甄果香眯着眼睛,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浩天把甄果香的衣服很快全部剥光,让她趴在炕沿边,就揣起了那娇小洁白的酮体。

  甄果香被浩天抚摸得身心大畅,为了让浩天好好地跟她做,没待问就讨好说:”我要不是爱了你,那天在玉米地里就把你活捉了。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么?“”那当然想知道了,好宝宝,你说得彻底点,我就给你弄得舒服点。“浩天让甄果香站起来,抱住就亲。甄果香把舌头伸出来,浩天看住吸吮起来。

  ”那你就说吧,“

  浩天离开甄果香的嘴,又用手抚弄起了她的乳头。

  ”我跟赵昀说过,想当村妇联主任,刘春梅只顾在市里开铺子,顾不上村里头的妇联工作。说了倒好几个月了,当时说等一等再说,我一直等着回话,可是一直没等到,你跟范霞回了高家湾的时候,他捎话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叫我再找个能打动你的女人勾引,我就跟想起跟杨联芳打探。

  “杨联芳我知道你肯定喜欢,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跟她说起你俅大的来了,还跟我一起看了一个外国人的片子,杨联芳先骂我,可是我听出她骂是骂,可心里愿意。她男人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她痒痒了,我就对她说,有空一起勾引你。

  ”正好那天碰见了刘梅她们三个,我就提出来放倒你,你知道不知道,女人们真的都想叫你戳腾,就是刘梅也愿意。我当时准备,按照赵昀教给我的方法,在你跟她们做的时候,悄悄给支书打电话,叫他带几个人来捉你。“甄果香紧紧地抱着浩天说。

  ”支书就是捉住,也不能把我怎么呀?是你们同意叫我弄的,我又没强奸你们。“浩天说。

  ”你哪里知道,我要是真的按照赵昀教给的做法,支书带人来了以后,我就说你是强奸杨联芳的时候,杨联芳喊人,我们听见了来的。“甄果香说。

  ”杨联芳肯定不会说我是强奸她!“

  浩天说。

  ”杨联芳是个爱面子的女人,从来没结过人,她面子上过不去,哪还能说是她自己愿意!“甄果香说。

  ”你是说我得感谢你,是吧!“

  浩天说。

  ”当然了,你不要看我没用,我真的要是怒替你想,你在古杨村早就不能在了,你想娶范霞,那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甄果香说。

  浩天想,真是妇人之见,看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但不管怎么样,甄果香说了实话,自己也挺喜欢她的小屄嫩屄的,就好好儿地操操她吧。

  ”够了,我们不要说了,有说的,让你过了瘾再说吧。“浩天说。

  甄果香上炕铺开被褥,叫浩天上炕,浩天出外面小解后,回来上炕脱掉衣服,火热而坚挺的鸡巴弹了出来,在甄果香脸上轻轻敲打了一下,甄果香的眼神变得朦胧起来,她如获至宝地捧着那根鸡巴,伸过头去,虔诚地用嘴吮吸起来。

  就在鸡巴进入甄果香口中的那一刹那,浩天身子轻轻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甄果香温暖而小巧的嘴使他全身感到了一阵酸麻感。他伸手抚着甄果香的头,享受着她的温柔,神色中流露出对甄果香的喜爱。

  ”你是怎么学会用嘴的。“

  浩天问。

  ”这还用怎么学,我在片子里可多看了,早就想给你吸一吸了,就是有点羞。“甄果香说。

  ”你吸过谁的?“

  ”我这是第二次吸,那天给你吸是第一次,“

  甄果香说完后,又吸吮起来。她的舌头缠绕着浩天的龟头,不时用舌尖划过马眼,一会儿,从马眼里渗出了一丝粘液,甄果香更加卖力地含弄着,下面传来的酸痒感让她全身如火烧般难过,不由自主地伸手抚弄起屄缝来了。

  整个房间都笼罩在阳光之下,但阳光下的景色,却显得很淫秽,一个娇小而有姿色的女人跪在一个男人面前,浑圆坚挺的乳房上下颤动着,眩出一道道乳波,令人目眩神迷。

  浩天叫甄果香躺下来,立即把坚挺给她早已溢满水的密洞送入。

  甄果香皱起眉头,张开小嘴呻吟,弓起纤腰挺起玉臀,为的是方便浩天的出入,她火热的水缝内阵阵蠕动,浩天下身重重地撞击着她,发出清脆的响声。

  甄果香在浩天连续不断的不紧不慢的挺动撞击下,花心开合了好几次,喷出一股滚烫的阴精,喷在龟头上,浑身有些瘫软。

  浩天举高起她的双腿,让坚挺继续出入。甄果香星眸半闭,不时地轻轻呢喃两声。浩天一刻也不停,坚硬巨大的荣邦每次都重重撞击在甄果香柔软的花心上,甄果香休息了片刻又有了感觉,遂又轻轻呻吟起来。

  浩天让她用双腿缠住他的腰身,一只手去揉着她的阴蒂玩弄。甄果香打了个冷战,叫道:”帅哥,你我弄得我好难受!“浩天笑着说:”你难受?那我不肏你了。“

  一面便慢慢地把硬棒往外退出。甄果香双腿紧缠,腰肢一挺,急求道:”好帅哥,你不能拉出去!“浩天快速捻动着甄果香的阴蒂笑道:”那你要我怎样呢?“甄果香颤声道:”好老公,你这样一边肏人家一边边弄人家的那个地方真的好难受!“浩天说:”好,那我不弄了!“

  说着又重重地在阴蒂上弹了一下,甄果香绵软的身子一下绷得死紧,体内包裹住坚挺抽搐,竟然又来了一次高潮。她喃喃道:”好舒服,——爱死你了!“浩天又叫她翻过来趴下插入,甄果香觉得坚挺每一下都插到自己的心坎儿上,颤抖道:”好帅哥,你饶了我吧!“浩天重重地撞击着她的后臀笑道:”你里面吸着鸡巴,劲儿还挺大的!“甄果香用手抱住头,觉得浑身无力了。

  浩天握住她的双肩,拉着她的身子配合他一次次猛烈地插入,甄果香随他的撞击,低声的哀鸣,激起了他心中的快意,更加快速地挺动起来。

  甄果香想歇一歇再来,于是浩天给她拔了出来。甄果香鲜红的缝口依然翕开着,涌出一大股粘稠的汁液,沿着雪白的大腿根流了下去。

  ”你真厉害!“

  甄果香翻过身来,看了一眼浩天,疲倦地说。

  ”真的你是不跟老家伙说了我跟你们五个人的事情?“”哪里是我说的,是那个没脑子的刘花花说的,那个圪泡谁给钱也能抬,叫那个老家伙哄出来的。好在老家伙,告诉她,跟妨事的人说了,脑袋也在不住了。那天,老家伙半夜跑回来,就是从她口里知道了那场事才回来的,要不然咱们也就不会叫捉住。“”你愿意不愿意跟老家伙抬?“

  ”反正他儿子不行,我也不能离婚,你又不要我,我也不知道愿意不愿意!“甄果香的话其实表明她是愿意的。

  ”你说,赵昀害我,我跟范霞结婚是不得事了,有那么严重么?“”那就看你们是不是真心的了,真心的谁也拦不住!“”你挺有眼光的!“

  浩天赞了甄果香一句。

  ”我还有眼光,还是人家范霞有眼光,能找上你这么好的男人,当牛做马也值得。“”行,就拿这句话,我再给你好好儿地戳一戳吧,不过,你可不要叫我给把肚子戳大,“浩天说。

  ”我就是要叫你给我把肚子戳大,我不能找你,可我真的想怀你的种子,“甄果香说。

  ”千万不能,你得喝药,上一次叫老家伙惊了,正好没抬进去。以后还想叫我抬,你就不要怀上,怀上了我就再也不抬你了。“”你是怕甚,我怀上也不会说是你的。“

  ”那也不行的,我得对得起范霞,我跟你偷做绝对不能叫她知道。知道了就再也做不成了。“”行,那你再给人家好好地戳一戳,不要往里抬了。“甄果香仰面睡了,展开四肢,对浩天说:”帅哥,那次在地里我心里乱想,一下子夹住担心拔不出来,可拔出去,觉着你的大货真好。你这个宝贝我是又爱又怕!“浩天转过身去,伸手手到她桃源口摸了一把,举到她面前笑道:”怕成这样?“甄果香瞟了一眼浩天手指上晶莹的爱液,小脸晕红着说:”说的是是又爱又怕么!“浩天嘻嘻一笑,缓缓把坚挺送入她体内,紧窄处温暖地包裹着了他,他舒服地呻吟一声,温柔地握着她的双峰叹道:”小水洞真不错!“甄果香亲吻着浩天的脸颊,娇声嗲气地说:”帅哥就会哄人,你是最喜欢成熟的女人?“浩天轻轻吻着她的俏脸道:”你叫我的大俅肏过以后,慢慢就变成熟的了。“甄果香媚笑着吻住浩天的嘴,玉臀款摆,小屄含着肉棍摇晃,浩天探手抚摸着她的玉臀,夸赞说:”好宝贝儿,这一招真有趣!“甄果香媚笑着说:”只要帅哥喜欢,我就高兴!“浩天于是又慢到快挺动起来,过了几分钟后,只觉得西面酥麻,实在无法控制,竟给甄果香射进去了。

  ”这是你要往里射,没有我的错!“

  ”不怨你,我真是混蛋!“

  浩天有些后悔,但是已经晚了,只盼这一次不会就能够有了。

这几天的古杨村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大部分人家有亲戚住下看戏,回娘家的闺女自然最多。多时不见面的亲戚们聚在一起,互相问询近来忙什么,家里又有了什么变化。不过,谈论最多的,还是古杨村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高健盖综合楼,浩天包地、盖房,刘瑾回来,畅鸿运不回家,赵昀又养活上了兰兰,王昌盛养活了一个大闺女,范霞找浩天,可算是比较热门的话题。

  那些爱说的会说的男人们闲坐在一块儿,眼前发生的事情说起,会进而对如今的社会进行一番议论,有称赞的,有谩骂的,夸一阵骂一阵,有说不完的话。

  刘春梅回来以后就住在她妈家,婆婆公公都到市里帮他们经营店铺了,这次唱戏,公公婆婆没有回来,在市里看着店铺。她家的院子跟母亲家一墙之隔。姑姑、姑父、姨姨、姨夫或领着孙子或领着外甥都来住下了,有他们家空着的房,她妈给烧开了,有的是住处。

  姑父姨夫都是些爱说会说的,他们聊起来,你争我抢,十分热闹。刘春梅姑父是个教书的,快退休了,不论说起甚来也是一套一套的,真不愧为是教书先生。

  可他跟春梅的姨夫说话每每观点不一致,而且会争论得面红耳赤。春梅姨夫虽是庄户人,但人很活套,也很会说。她最初是秋天收下粮食后收一阵子粮,逐渐发展到全年收粮。近几年主要收购玉米,而且用不着亲自上门去收,只起联系作用,卖粮的或者小贩子通过他卖给粮库,从中挣钱。

  身份不同,性格不同,再加上经历不不同,他们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自然就会有差别。

  春梅姑父承认现在社会物质生活的确是大大地丰富起来,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好多了,尽管贫富差别拉大了,但即便生活比较贫困的也跟过去相比好得多了。可他对现在社会风气不正和人们的道德素养下滑感到忧虑。

  春梅的姨夫说他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瞎操闲心。他认为是现在这个社会是最好的深灰,每天起来做甚也没人管,不像过去农业社的时候走亲戚还得请假。现在是想赌博就赌博,想上嫖就上嫖,想吸毒就吸毒,想杀人就杀人,自己做下坏事了,叫人家逮住了,只要肯花钱,罪轻的弄个没罪,罪大的弄个小醉,该判死刑的弄个死缓、无期,无期的可以减成有期的。

  春梅的姑父说,关键是这样下去,一代不如一代了,学习好的学生找不下工作,学习不好的家里有钱能买到工作,长期下去,谁还好好儿学习。再说,年轻人游手好闲,不做正事,国家还怎么发展,社会还怎么进步。

  春梅姨夫说他说得不对,说现在这个社会,是好的越好了,坏的越坏了,自己不走正路,那是自己的事情,叫谁管?至于花钱买工作,那是人家老子闹下钱了。老子没闹下钱就自己抛闹,有些家庭没钱的年轻人,靠自己抛闹,锻炼出本事来,可比老子买下工作好。再说买工作,也不是多会儿也能买,这个官上去了,能买上,那个官上去也许就买不上了。他的想法是,自己没本事终究不行,爱念书的多会儿也爱念,不爱念的多会儿也不爱。

  这话说得春梅姑父有点对不上了,于是笑着说:”你这个人能跟上时代,比我强多了。“”与时俱进,你不懂,什么叫与时俱进?现在是市场经济,是金钱社会,有了钱好办事,那是肯定的。你舍不得花钱,你自然就得靠边站。“春梅姨夫得意地说。

  当谈起赵昀的时候,春梅姨夫大加赞赏,说那个人的确是有脑筋有魄力的人,做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别人办不成的人家就能办成,给人家花几个钱,人家能办成事情,你能不感谢人家。像古杨乡的党委书记,他就甚也干不成,儿媳妇在乡里工作,早就想调到县城,说上好几年了调不成,给给赵乡长,早调去了。真是有权用不了。

  说起范霞来,春梅姨夫也很是赞成,说人家长得漂亮,年轻人才爱,别的女人倒想找,人家不要!

  春梅姑父说:”你这人的思想真是超前,什么都能看得开。我这酸臭文人,总是杞人忧天,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总觉得这样发展下去不好。“”比你高明的人多得是,你不要书呆子气了,你没听人家说生活质量要高,一天等于二十年。“春梅姨夫说。

  ”你是说有些人以身试法,吃喝嫖赌,贩毒贪腐,今天享乐了,明天死了也不屈。这就是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有些人真的是就思谋自己享受,现在弄下个能够顾点眉目的就算不错了。要说顾点眉目,赵昀还算是个顾眉目的人。“春梅姑父感慨道。

  ”你这就说对了,我们村有个女人,接下个嫖头,把亲生的女儿扔在自家院里的井里头,也是这孩子命大,扔进去以后,手里摸住一根木头棍子,这孩子死死地抱住那根木头棍子大声叫人,正好就被好心的邻居听见了,邻居跑进来看见了赶紧吼喊人,才救起来。那个女人叫拘留起来审问的时候哭着说她很后悔,对不起孩子。你看这个女人成甚人了。“春梅姨夫说。

  ”这女人真的也够狠毒了,你嫁人嫁去,怎么会忍心要孩子的命!“春梅听到这儿插了一句。

  ”变态,现在有好些人真是变态,不能按常人看待他们。“春梅姑父再次感慨道。

  他们争论不休,但是谁也没有解释不清现在有些人究竟是怎么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反正误不住吃,误不住穿,就是根本,尽管奇事怪事多了,但社会照样在发展,不要打仗,不要遭灾就好了。

  最后都又归结到唱戏上来了,都说正是秋收前的一段比较消闲的时间,加上剧团演员演得好,又有范霞每天登台清唱,看戏的人不会减少,他们说,这次来了,他们有的是住处,总得看完再走。

  下午,戏场里的人真的更多了。赵昀头一天没有看,是因为县里开会,散会后,又碰见一个同学要叫喝酒,喝得有点多了,就在县招待所睡了一夜。

  赵昀最近比较忙一些,除去县里开会,乡里开会,乡里准备大力发展蛋鸭养殖。为了做大做强蛋鸭产业,古杨乡党委和政府做出决定,准备成立专项推进领导小组,并抽调工作能力强的技术人员具体负责,形成镇、村、组三级层层有人抓,层层有人管的组织机制,以保证这项工作的顺利开展。

  他一直很关注乡办企业,几个村里的砖厂,奶牛养殖场,高科技果蔬育苗公司,也得常下去走走看看。

  最近又施手段打消范霞找浩天的念头,遇了个刘瑾做事情缺乏心眼,甄果香也做不成个事情,心情很是不畅。

  不过,他从县里回来以后,秘书李丽清正好学习回来了。看见小李清秀的面容,真想立即抱在怀里亲一亲开开心。那李丽清也真可他的意,马上发了一条短信,叫他下午到她宿舍里。

  赵昀下午一进李丽清的宿舍就把她抱住亲吻起来,亲够了离开了小李的唇,仔细审视小李美丽的脸蛋,晕红的脸颊,小巧的嘴唇,觉得无一不散发诱人的魅力。

  赵昀再忍不住心中的欲火,再次吻上小李的唇,左手紧按住她的乳房,用力地揉着,小李发出一声声娇吟,赵昀滚烫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让她全身舒适无比。

  赵昀给小李把衣服脱去,小李赶紧钻进了自己的被子里。赵昀脱掉衣服,掀开被子,全身压在小李的身上。赵昀心中充满着对小李的迷恋,嘴唇吻遍了她的全身,缓缓地把嘴移到小李的两腿间。

  小李的身躯不停地扭动着,双手紧紧扯拉着赵昀的头发,嘴里发出一声声毫无意义的娇吟声,忽然全身一颤,身子静止不动,赵昀的唇已吻上了她的水缝,火热的呼吸吹进里面,让她的全身跟着滚烫起来。

  赵昀火热的舌头已经伸进小李的阴道,在里面搅动着,小李全身一阵酸麻,再没力气推赵昀,软瘫在床上,不住地娇吟,阴道里已流出一股股汁液,赵昀仿佛遇到琼浆似的,一口气将小李阴道内流出的汁液吸光,但转瞬间汁液又充满了。

  小李的小腿不住的伸缩,阴道内传来的酥麻感传遍了她的全身,她蛇一般地扭动着身子,不停地喘着粗气,心中的欲火狂升。

  赵昀吮吸了一会,胯下的肉棒早已硬的生疼,便撑起身子,将阳具放在小李洁白的身躯上轻轻滑动,慢慢地滑到小李的乳房上,红红的龟头不停地挑逗着小李早已挺立的乳头,乳房上的嫩肉刺激着他的肉棒,让他全身酥软。

  小李的眼睛紧盯着赵昀的坚挺,见龟头因充血而显得更为涨大,坚挺令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伸手抚弄赵昀的坚挺,来回撸动着,赵昀坐在她的乳房上,硬硬的乳头刺激着他的肛门,小李滑软的手令他全身舒适无比,遂闭上眼睛享受着。

  小李撸动了一会,赵昀朝前移了移,粗大的肉棒已抵在她的嘴唇上,一股淡淡的骚味刺激着小李的情欲,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尖,在他的龟头上舔了一下,赵昀立时全身绷紧,屁股朝前一耸,肉棒直往小李口中钻去,小李张开嘴,温柔地含住坚挺,用力吮吸起来。

  赵昀的屁股不停的耸动着,肉棒直抵文兮的咽喉。小李将鸡巴含在嘴里,舌尖在龟头打着转,赵昀的阴毛在她的脸上不停地乱动,让心里的脸上传来一阵阵酸痒。她心中的情欲更为炽烈,嘴里的吮吸更为剧烈。

  赵昀闭着眼,不停地呻吟,小李的口技每次都能让他欲仙欲死,但最令他迷恋的仍然是小李那紧窄而温暖多汁的小洞。

  小李吮吸了一会儿后,赵昀已经忍不住了,龟头传来的酸麻感令他全身颤抖不已,他知道再下去一定会射了,那样就享受不到下来的阴道了。

  赵昀抽出肉棒,走了的嘴角流出一丝粘液。赵昀搬起走了的大腿,鲜红的阴唇已经湿淋淋的了,小李见终于紧盯着自己的阴道看,羞得满脸通红,但心中的欲火却更炽热了,她急促地呼吸着,仿佛在催促赵昀快插入。

  赵昀将肉棒抵在小李的阴道口,汁液滋润着他的龟头,令他再忍不住了,腰猛力一挺,肉棒齐根没入小李的阴道,随着他的插入,小李尖叫了一声,一股充实无比的感觉涌遍全身,她紧紧抱着赵昀,张嘴咬在他的肩头上。

  赵昀重振雄风,把小李弄得嗷嗷直叫,十几分钟之后,子弹猛烈地打进小李的身体里面。



  【完】